吉尔吉斯斯坦总理:中吉乌铁路建设将促进挖公务员:有点姿色的更难找对象

2021-11-26 18:03:55 文章来源:网络

吉尔吉斯斯坦总理阿克尔别克·扎帕罗夫11月25日称,吉方支持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落实系列基础设施合作项目。

△吉尔吉斯斯坦总理阿克尔别克·扎帕罗夫 图片来源:吉政府网站

据吉总理新闻局发布的消息,扎帕罗夫在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时表示,上合组织国家应该在完善地区交通和物流基础设施以及有效落实基础设施项目方面加大合作力度,以开辟新的国际公路和铁路运输路线。地区中转运输体系的发展将有利于提升货物运输量和上合组织成员国间贸易额。

扎帕罗夫强调,建设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跨国铁路将成为全面开发地区中转运输潜力和促进中亚内陆国家与海运航线相连的重要步伐。(总台记者 王德禄)

来源:国际在线

文 | 秋雨

编辑 | 宝珠

值班编辑 | 莫奈

排版 | 贝宁

体制内像一个有无限磁力的吸盘,每年试图通过国考、省考、教师编上岸的人数屡创新高。近日,一个发表于两年前的研究再度翻火,揭示了体制的另一面——县域体制内的青年中,男性成为“香饽饽”,女性却面临“择偶难”的困境。

江西财经大学副教授欧阳静在研究中指出,中西部县域“剩女”具有明显的“体制”特点,主要出现在县乡党政机关和事业机关内。以调研的D县为例,该县自2008年以来体制新招2993人,其中女性1895人。而30岁以上未婚女性约有248人,占比超10%。

(《82年的金智英》剧照)

在四川省A县机关工作六年的男公务员李伟深有同感,他判断体制内男性“即使不在金字塔尖,也仅次于金字塔尖”。而女性“如果在县城有个好单位,又有几分姿色,那就更不容易(找对象)了。”

按他的分析,“她们剩下的原因往往只有一个——眼光高。”

这是男性的看法,然而,当你去问更多体制内的女青年,会发现她们的回答五花八门,很难用一个答案概括。

甘肃天水的奔三小学美术老师刘雪说,她属于被迫单身。她上一所待的学校,未婚女性有15位,未婚男仅1位,换了学校以后,未婚女教师共计4位,适龄男教师还是1位。

(普通小学教育阶段专任教师人数和女教师人数占比【图源:中国教育在线】)

29岁的四线城市法院工作者曾余欢坦言,在过去,她的择偶标准仅为尊重女性、精神匹配,但随着年纪渐长、个人的经济能力不断提升,她决定“不找比自己差的人,那样还不如自己过”,对男方家庭条件、工作有了更高的要求。

海南海口某镇政府在编公务员林楠发现,她周围的异性谈婚论嫁大多并非出于爱情,只是想尽快完成结婚生子的人生任务。她觉得别扭,不乐意。

她反问道:“我都有铁饭碗了,还要男人干什么?”

相亲氛围

河北人曾余欢在某所211大学读公安专业,这个专业里,大部分人的出路是“当公务员”。2014年,她读大四,河北省省考仅有一个既招女生、又专业符合的岗位,位于离家四个小时,离省城更远的四线城市。

她还记得,刚开始工作那年,所在城市的市区还没有一家麦当劳,“打车20块可以从城市的一头到另一头”。

(《82年的金智英》剧照)

周围人对待婚恋的重视,让她感到透不过气来。入职前两年,同事、领导都积极为她张罗对象,但都无法令她满意——“专科毕业的、没有正式工作的、还有特别矮的,和我一样165高……”

这些男孩的条件,她很多时候见面了才知道。介绍人总说 “说不定见见合适呢”,出于给领导面子的考虑,她会同意见面吃饭,由此结识了十几位相亲对象。

曾余欢发现,身边很多人的观念相当传统,与男同事聊天,她会故意谈论某地鼓励随母姓的新政,得到的回复是“就算生三个,也不可能跟老婆姓一个,这是底线”。

(《邻家月更圆》剧照)

她至今记得很清楚,与男领导出门执行任务时,对方聊到“打老婆”的话题。她提及,“要是谁敢打我,我告到他倾家荡产”,她原以为会得到众人的认同,想不到领导却说:“你还是太年轻、太天真”,同行的男同事也漫不经心地补充:“老婆不听话,不打怎么办呀?”

听完这番话,曾余欢很长时间处于恐婚状态。

30岁的教师刘雪有同样的相亲体验。刚毕业回到甘肃家乡工作时,她23岁,体制内女教师是众人眼里的好工作,周围人都涌来为她介绍对象。当时年纪轻轻,她只当相亲是完成任务,再大一点她才发现,“小县城走入婚姻,百分之八十以上都靠相亲。”

(《三十而已》剧照

过了28岁——周围人眼中“剩女”的年纪,她逐渐不再抵制相亲,她的择偶条件也放宽了,变得对另一半“没有任何具体要求”。

见识过的相亲场面多了,刘雪发现,县城里未婚男性会同时与多个女孩见面,他们总是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刘雪说:“经常一起玩的女孩,会相到同一个人。”

“男生条件如何?”

“一点也不优秀。”

她补充:“各方面都平平。”

恋爱

体制内未婚男性在婚恋市场上占据优势,公务员、医生、教师,都是香饽饽,四川省某乡纪委书记李伟将其归因为“县城环境更轻松,(男性)没那么多竞争对手。”

“在大城市,刚毕业没有原始积累的男生很快发现自己在底层——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太多了。在婚恋市场从23岁到40岁都是潜在竞争对手。”

县城刚好相反,“超过30岁没结婚的男人很少”。有体制加身的男性被捧在金字塔塔尖。

在海口某镇政府工作了三年的林楠发现,适龄青年中,男性更着急结婚。

她的依据是,每年只要有新的女同事入职,年龄过了25岁的男性同事都会主动搭讪 。她把这一举动称为“养鱼”,结合自身经历,她得出结论,”他们只是到了年龄找个合适的生孩子,是你也行,不是你也行。”

(《坡道上的家》剧照)

她列出一系列令她不舒服的细节:男孩约女孩出门吃饭,大多选在晚上十点以后,加上当地很多“未婚先孕”的案例,她总怀疑前者居心不轨;部分男同事结婚以后从来没在朋友圈公开过妻子的照片,却热衷于晒孩子;她的前一个追求者——同单位的男同事,单方面对她宣布自己的喜欢后,开始无穷尽的骚扰,美其名曰为“爱的表现”。

然而,这名追求者被明确拒绝后,不仅将她拉进了黑名单,还在三个月后火速“奉子成婚”。

林楠想反驳“县城女生单身是因为眼光高”的观点,“是这些男生太赤裸裸地表现出,我就是要找个人结婚生子”。

(《不结婚》剧照)

曾余欢也说,她最早只想找一个尊重女性、思想匹配的伴侣,但无论是身边同事还是前男友们,都令这样的想法泡汤。

她工作后的第一任男友,是同事的亲弟弟。那时,曾余欢26岁,到了周围人嘴里“再不找对象就嫁不出去”的年龄,她内心也有些波澜,答应了那个她内心并不喜欢,但家庭条件尚好的男生。

双方接触的半年时间里,曾余欢打从心底感到痛苦,“连牵手,我的内心都在抵触”。她最终因为发现两人三观不合,选择不再忍耐。

一次,她与前男友讨论一个案子:一个农村女孩未婚先孕,男生跑了,女孩的妈妈把生下的孩子卖了,并理直气壮说:“我没错呀,那总不能把他掐死吧?”

前男友却认为这很有理:“她说得没错啊,总不能掐死吧?”

曾余欢对这个细节印象深刻,认为双方存在智识的差异。

(《欢乐颂》剧照

她后来还交往了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友,他喜欢健身,同是211毕业的体制内公务员。但因为“总催着我和他发生关系”,两人还是以分手告终。

分手一段时间后,在28岁的某一天,曾余欢说,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幸福,享有父母的宠爱,什么都不用害怕,“渐渐地有了自信,我可以配得上任何人。”

“女生可以一辈子不结婚,没必要着急找,找不着就不找。”

后悔吗

已经结婚生子的李伟无法完全理解这样的变化。他在六年间经历过三次工作调动,每去一个新单位,都会有几位大龄剩女。

他将原因归咎为县城圈子窄,而且周围人达成了诡异的默契——“体制内和体制外几乎不通婚。”

(《82年的金智英》剧照)

林楠承认,体制内女性都偏好于找体制内的,“要正式编,不能是临时工”。原因是他们收入稳定,且进入体制前都通过了严格的体检,相当于做了一次大筛查。

在李伟眼中,女性的择偶相当现实,他总结,女孩找另一半有一套鄙视链——“女公务员或教师都优先选男公务员,不太喜欢男教师”。有些女性还会判断男性未来的仕途,来决定是否与其共度余生。

而男性相反,对象是公务员、医生或者老师都不重要,“主要看脸”,他表示。

(《来自星星的你》剧照)

教授欧阳静认为,自古以来,择偶梯度都作用于男女关系。“现在这样的标准已经不算高了。在以前,女生是农村人,想嫁到城里去,这才是标准高。”

“一个公务员嫁个公务员,条件是同等的。”而欧阳静调研发现,要想结束单身,很多女性只能选择“下嫁”,这亦是家境好、优秀的女性“剩”下的缘由——她们更难降低择偶标准。

如此窘境,似乎从女性选择回到小县城生活开始,便不可避免地存在。她们在个人事业、经济条件上处在小城的高点,却找不到心意相通、思想匹配的伴侣。

她们不被理解。刘雪说,总会听到周围人对自己的闲言碎语,她自己也不免感到焦虑:“年龄越来越大,担心生育困难。”

她曾后悔回到家乡,“城市太小,有个芝麻大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流言蜚语止不住。”

(《大丽家的往事》剧照)

林楠也后悔过,她说,当年报考的时候没有预料到,小镇与市区相隔不远,人的思想开放程度却有如此大的差异;她所在的体制内环境封闭,人际关系却十分复杂。

这份工作是她花了三年才考上的。第一次考试是大四毕业那年,后来在私企,她边工作边备考。直到2018年,她将备考目标由事业编和公务员调至考乡镇,才最终“上岸”。

乡镇工作直面一线基层,林楠什么事情都要参与。打疫苗负责发动、接送、宣传;刮台风,要走访、转移人员。大多数时候,林楠没有周末,她要下乡服务村民,把心思放在脱单的时间更少了。

(2021年与2022年国考每日报考人数数据,2022年报考人数大增,审核通过的人数已超过2021年的报考人数【图源:华图教育】)

但说起做公务员,她从未感到后悔。她担任驻村干部,加上补贴,月薪可达7000元左右,在海口已是上游水平。单位提供了几十元月租的公租房,因此她每月最大笔的开销是车贷。

经历了三年的乡镇体制内生活,林楠对婚姻不抱太多期待,暗自下了决心,“如果35岁没结婚,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见到朋友圈有人秀恩爱时,她只偶尔感到焦虑,但转念一想,“指不定在家一地鸡毛”——她见证过太多这样的故事了。

曾余欢也决定,“宁愿一辈子单身,也不将就”,她不愿像周围能力突出的女性一样低下头颅,进入婚姻后堕入“丧偶式育儿”的深渊。于是,她很早为自己买好一套60平米的二室一厅,刚刚还完房贷,“等父母老了,可以跟着我过来。”

(《非自然死亡》剧照)

她最近在听《华夏巾帼志》,那首歌的副歌唱道:“我可执一人手偕老,亦可独一身以求真。”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物为化名)

来源:南风窗

上一篇:英国政府呼吁:不要活煮螃蟹、章鱼,原因是获批,复盘美国转身份申请递交后多久能拿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疆和田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