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贫困村迎来了*大使

2021-12-30 04:59:23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8日,**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与肯达村村民代表交谈。 **驻斯里兰卡使馆 摄

12月28日,**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与肯达村村民代表交谈。 **驻斯里兰卡使馆 摄

中新网北京12月29日电 12月28日,**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在斯南方省汉班托塔地区调研期间,专程前往由中斯合营的汉班托塔国际港口集团定点帮扶的贫困村——肯达村实地了解情况。

驱车穿过茂密山林、清澈湖泊和熙攘集镇,戚振宏一行甫抵肯达村,就受到当地村民的热烈欢迎。这是该村设立40年来首次有外国使节到访。

12月28日,**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参观肯达村集市。 **驻斯里兰卡使馆 摄

戚振宏一行首先前往村议事所,与20多名村民代表亲切交谈,倾听他们对中斯传统友谊的亲身诉说、对**提供新冠疫苗的由衷感谢以及对中资企业帮助他们逐步脱贫的满怀期待。在村民们热情邀请下,戚振宏一行还参观了琳琅满目的村庄集市,饶有兴趣地查看当地有机蔬果、手工制品等特色产品,不时询问村民们生产生活情况。

戚振宏表示,肯达村作为中资企业悉心打造的“爱心村”,是中斯两国**友谊的具体体现,相信村民们今后会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2022年即将来临,中斯双方将举办系列活动共同庆祝两国建交65周年,衷心祝愿肯达村在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人畜兴旺,期待并相信两国各界一定会共同努力,推动中斯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大福祉。

肯达村位于斯南方省与乌瓦省交界的维拉维拉·提萨生态保护区附近,离汉班托塔港约50公里。全村712户,大多依靠传统农业为生,**很低。招商局集团将肯达村列为招商“丝路爱心村”项目,计划投入20万**元为该村修建学校、**疗中心、农产品交易中心等系列设施,帮助村民脱贫**。(完)

来源:****网

2010年12月,**国《时代》周刊宣布了年度人物的评选结果,马克·扎克伯格当选。时任《时代》周刊总编辑理查德·斯坦格尔解释称,扎克伯格的入选是因为他完成了一件此前人类从未尝试过的任务:将全球5亿人口联系在一起。

11年后,**国另一本杂志《新共和》做出了类似举动,只不过这次,扎克伯格得到的称号是“年度恶人”,理由是Facebook是一个“差劲”的网站,把世界搞得一团糟。

11年风云变幻,高楼坍塌,换了人间。

极客少年

1984年5月14日,居住在纽约附近小镇的牙**爱德华·扎克伯格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取名为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

爱德华·扎克伯格有些极客,虽然是名牙**,但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就购入了一台个人电脑,并**了Atari BASIC,并且用电脑创建了病人的数据库。

在父亲影响下,马克·扎克伯格也展现出自己的电脑天赋。六年级时,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几个月后,已经熟悉操作电脑的马克·扎克伯格有了更大的野心——创造。于是,父亲聘请了专业的**研发者David Newman做他的家教。

在Newman的评价里,马克·扎克伯格是神童。中学时期,马克·扎克伯格开发了名为ZuckNet的**程序,让父亲即使在家里也可以与牙**诊所进行交流。

没有悬念地,马克·扎克伯格进入全****高学府之一的哈佛大学,学习心理学和运算科学。之后的故事在电影《**网络》更为生动:

2003年秋,哈佛大学二年级**马克·扎克伯格被**友甩掉后,黑入了学校系统窃取了校内所有漂亮**生的资料,并上传到一个名为“Facemash”的评分网站供**打分,哈佛大学的网站因此瘫痪。

天才就此被挖掘,在之后,扎克伯格与伙伴创立**网站thefacebook.com,理念是“一部**括学校所有**,让他们能够在网络中互动的名册”,一时间名声大噪。

2004年,扎克伯格选择**,专注创业。那一年,做出人生重要选择还有另一位极客——埃隆·马斯克,他向马丁·艾伯哈德创立的特斯拉公司投资630万**元,而他则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

或许电影有些夸张和戏剧化,但扎克伯格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Facebook的发展超乎想象。到2010年,Facebook的用户达到5亿,并且首次在2009年实现了正常运营,即不用再靠风险投资过日子,通过网站的广告**已经能够维持自己的开销。彼时,Facebook的市值被估计为150亿**元。

23岁,马克·扎克伯格成为全球**年轻的亿万富翁。2010年,他26岁,顺利拿下《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时代》周刊称,如果将Facebook联系起来的5亿人聚集在一起,人口数量仅次于**和印度,相当于世界第三大国。而在扎克伯格领导下的“这个**的国民”也更有优势,因为他们掌握了**多的信息。

赞誉之下,马克·扎克伯格低调地表示,“我只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开放”。

“修整 Facebook”

“每一年,我都会接受全新的挑战,学习新东西。我已经造访了**国每一个州,跑了365英里(约合587公里),为自己家开发了一个人工智能系统,读了25本书,学习了普通话。”

这段话出自扎克伯格2018年的新年愿望全文的开头,是2009年以来,扎克伯格每年为自己定下的“小目标”。每一年,这些个人目标顺利完成,Facebook的发展也顺风顺水。

但只是前半段,故事从2018年开始急转直下。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扎克伯格写道,“今年将是Facebook自我改进的重要一年,我期待着从解决这些问题中学到更多东西”。

自2016年**国总统大选以来,**媒体**一直面临着压力,舆论焦点集中在不正当干预大选,Facebook首当其冲。第二年,Facebook受到了一系列严格审查。

残酷的事实是,2018年不是Facebook的改进之年,而是噩梦之年。3月17日,《纽约时报》和《卫报》**光了剑桥分析公司不当**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用来为**国大选时**准推送信息的内幕。

**价暴跌16%,市值蒸发700多亿**元,Facebook随即收到了命运的账单。推特上有个标签,叫“deletefacebook”,和扎克伯格同年走到命运转折点的马斯克也参与了,并删除了特斯拉和SpaceX的Facebook官方主页。

“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信息。如果做不到,我们就不配提供服务。”当月,扎克伯格买下了英国和**国7家主流报纸的版面,刊登了道歉声明。

一切没有就此而已,当年4月,在两天十个小时的车轮战听证会后,扎克伯格走出国会山,才终于轻舒了一口气,因为歉意和诚意拦截了Facebook的**价跌势。

修整还在继续。此后6月、9月、12月,Facebook接连被**出不同规模的隐私**露问题。

“年度恶人”

4年后的2020年**国大选,历史重演。今年1月6日,新总统人选尘埃落定之时,**国国会发生**乱,前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国会大厦,现场混乱一片,一度传出**声,造成多人**亡。

Facebook再次被抨击。**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马克·沃伦指出,Facebook等**媒体纵容用户在该**上发布煽动冲击国会的信息,并借助聊天和**组功能进行集结和交流。

扎克伯格在一则**信中表示,国会山发生的事件是**国历史上的黑暗时刻,他个人对这起事件感到难过。同时,Facebook删除了特朗普账号的内容。

加上虚假信息、“愚蠢言论”,这些构成了纽约作家大卫·罗斯眼中Facebook的几宗罪。正是大卫·罗斯,将《新共和》的“年度恶人”称号送给了扎克伯格。罗斯在**词中写道:“Facebook与扎克伯格的**大共同点是,它糟透了。”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新共和》的出版人克里斯·休斯,同时也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

敌对者有点多。今年10月,向**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举报Facebook的前雇员弗朗西丝·豪根在国会做证,讲述了她在该公司的工作经历。

她证实,人手不足导致Facebook难以解决问题,而人工智能程序只能捕捉到“非常小的一部分”违规内容。她还指出,Facebook的产品“伤害了儿童,加剧了分裂,削弱了我们的民主”,并将利润置于道德责任之上。

无休止的丑闻里,Facebook曾经引以为豪的庞大规模成了原罪,越来越成为监管者和用户的眼中钉。

高压之下,扎克伯格的国会山之旅也一而再、再而三。2019年的10月,35岁的扎克伯格穿着**西装、打着暗红色领带,独坐一桌,面对60位议员的质疑,为数字货币项目的风险、手中这个**帝国的风险辩护。

只不过这一次,扎克伯格不得不费尽口舌。“我们不出售用户数据”“我们不会使用人们的数据来做出关于借贷的决定,或创建**报告”“我们不会与第三方共享有关贷款或信贷决策的信息”“我们不会将人们的支付账户信息本身用于广告目的”。

压力一次比一次大。去年,扎克伯格又一次现身国会反垄断听证会。

“扎克伯格先生,你们抄袭过多少竞争对手,你算过吗?”议员Pramila Jayapal问。他拿着收集到的扎克伯格与员工之间的邮件记录,指控Facebook不但有垄断行为,而且其垄断地位还是以威胁抄袭竞争对手、将其赶尽**绝、**终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

扎克伯格回答:“我不知道。”

在电影《**网络》中,扎克伯格被合伙人温克莱沃斯兄弟起诉,声称Facebook窃取了他们的创意,扎克伯格被迫还清所有诉讼赔款。但在影片结尾,命运仍然眷顾了扎克伯格,他仍然走上了事业**,成为世界上**年轻的亿万富翁。

《**网络》里还有这样一句台词,“马克,你不是一个混蛋,你只是很努力地去变成一个混蛋。”。

现在,他的**帝国已经改名,数字货币也被迫搁置,至于瞄定未来的元宇宙,还没启航,而曾经的光环早已变成审讯室的大灯,刺眼,不知道扎克伯格还能不能看清Facebook的前路。

北京商报记者 汤艺甜

来源:北京商报

上一篇:东盟*驻华大使高度评价*对区域发展与治理的贡献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疆和田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